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在华年(原创空间)

归于平静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 城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一地鸡毛

2017-5-13 10:22:05 阅读53 评论0 132017/05 May13

瞎了你的狗眼

越长的丑越以为别人比他丑,越没几个钱的越觉得自己的钱比别人多,越没身份地位的越拉着前七后八的什么破论坛、交流给自己长脸,越没学养的越装着民国文人的样子自卖,越没底气的越拿一些破铜烂铁来显摆,越没水准的东西越捧戏子似地抬出来拿捏着江湖气吓唬人,越是自己不曾有过的越是不许你有,就是有也算没有。越老越丑越不要脸,73岁可以写成37岁,到处叫春。

把明清小品写成了说明文,把随笔写成了小学生作文,把造景写成了不伦不类的影射,把不过偶然的相见肉麻地说是辗转的寻找,把时令变成了小孩儿贩卖的一钱不值的狗屁大拼盘。

骂了你,不理不睬了,还要骂你笨的原始,蠢的离奇,傻的可笑,不是白痴就是神经病,至不济分明就是一大骗子。

……都是些什么东西,吓了你的狗眼!

桃花时节的猴儿

一晃三春的花色时令褪尽,忘了看桃花流水以及桃花流水里的粉色猴儿世界。一头毛猴子拉磨,觉得自己不够体面,宁可被主人蒙上了眼睛,一圈一圈地做圈地运动。这猴儿以为自己是齐天大圣的嫡传孙子的孙子,不停地上蹿下跳,抓儿搔腮,一迷糊,就展开了想象的翅膀,似乎翻过了黑寡妇的蜘蛛大峡谷,抵达裙裾飞扬的下流国,留恋在桃花盛开的地方;又似乎一个筋斗翻到了宇宙,河外星云,星外星云,一直到不知所云。这猴儿,它老觉得只要做了猴儿就有猴儿的学问,就是高端学问,自己就是高等星猴,到了宇宙就是超级波猴,以为振臂一呼,女笑成堆,得到内心藏着的龌龊的后窗的爱情。

不料,耍猴儿的女主进来就是一鞭子,狠狠地抽打了它一下,去了遮眼布。这猴儿长的歪瓜裂枣,一脸的鲁

作者  | 2017-5-13 10:22:05 | 阅读(5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站台

2017-1-27 18:00:07 阅读47 评论2 272017/01 Jan27

        因为一个97岁的军人,将他记载自己经历了湘江战役、辽沈战役、徐州战役的日记本,由他的女儿转交给我,希望能写一部抗战小说。还有一位是战地的医院院长,也向我讲述了战火纷飞、尸横遍野、血流成河的情景,令人荡气回肠。

       我沿着这条线,利用节假日,飞来飞去,走了近一个月。当我来到贡嘎山,心中对那些延绵交错的山架,如龙骨,神灵,非常的敬畏。在滇藏川甘一带,印象最为深刻,很难想象那种马革裹尸刀光寒的军旅生涯,是怎样的一场炼狱。

穿过雪山,大地苍茫。在一个玄天之地,有一个小小的站台,这是当年的一个马站。天色黑了下来,似乎是无人之迹。但是,依然看到火把,在哪里闪耀。一些游客,总会在这里寻找浪漫,以为在空气稀薄的地方,一颗星的出现,就是神的普照。其实,那是一种错觉,是白雪皑皑的天山之极致。

和我们一起来的,有来自各地的。他们的面容令我感动,一直在等待。一辆辆的车飞驰而过,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游车,每个人都在离去。远去的背影,在整个的夜色中,显得空无,但是依然能感受到大地与人相连接起来的气息,是那么的栩栩如生。

这部小说,我没有写成。为了它,我去练习打靶,练习骑马,练习行军,看了军事博物馆,也去了战役的所在地。但是,依然经历的只是自己的经历,感受的依然是自己的感受,体会不了那种战争的经历与感受。

对于他们,只有深深的敬意。

作者  | 2017-1-27 18:00:07 | 阅读(47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臭鱼理论

2017-1-27 17:22:02 阅读36 评论0 272017/01 Jan27

      我家的后山之后是一座大湖。小时候,这里是孩子们的乐园。每到夏季,他们会在这里弄一些水鲜,鸡头苞,藕娘子,水浮莲,枯莲子。最壮观的要算用大头针做的鱼钩,一排排的小伙伴们在树荫下,鱼浮子形形色色的,很有颜值的感觉。

     另一种大观,是炎热的时节,臭鱼泛湖的时刻。很多人来这里捡死鱼,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外地嫁过来的女人,总是第一个先到。她有嗜好,喜欢吃臭鱼。每当有人捡到鱼肚泛白的死鱼时,就积极地、急急地赶到跟前,捏着鼻子说:臭,臭!孩子们听了,立马的扔进了水里。可是,一转眼的功夫,她飞快的一转身,跳进了齐腰深的湖中,一把抓了起来,迅速的爬上岸,说:这鱼好着呢,弄点辣子,来点酱醋,佐酒,美味一顿,不亦乐乎!

自此,与臭鱼相伴,行走于古肆,吆喝于人群,挂上招牌:仅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如果有人路过,掩鼻而去,她必然不依不饶,直到人家伸出大拇指点赞为止。即使不是如此,有人胆敢一声不响的走了,也要穷追不舍,将人骂的狗血淋头,竟然能漠视她的舌尖上的天下一绝。

其实,她就是一个女痞子,死乞白赖,厚颜无耻,又拉又打,兴风作浪,常常明目张胆的去挑衅,觉得自己的那一点臭味,就是人间之无敌。找一堆人凑数为自己打个圈评上的什么"佳"的,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“佳”儿的了。对那些不愿意与自己走动的人,就装鬼,立于墙壁之下,或呼啸而来,满是一副流里流气。将一个又一个的人挤出自己的视野,又假惺惺的自以为海纳百川、天下为容,摆出一副不可一世、舍我其谁的凛然架势,那一张嘴脸,更加地暴露自己的宵小气焰,路人皆知!

作者  | 2017-1-27 17:22:02 | 阅读(3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渐看文字已无凭

2017-1-14 9:50:26 阅读57 评论2 142017/01 Jan14

         去年,茅奖落槌后,遇到了刘川鄂,他谈到评奖过程中的一点花絮。他说,无论哪一位的作品,每一个提名的,都要说出“足以令人信服”的意见来,而且,对入围的作品,无论去留,也要说出“足以令人信服”的理由来。

        刘,是当时茅奖的评委之一。他的这句话,是每个评委的底气,也是底线。

所幸的是,我的一位文友入围过了初评、中评,尽管最后一关落下,也还是值得一贺。记得当年他的一个长篇发表后(曾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首播),请我写了一个评,发在央网上,点击率不算低。我没有从技术的层面来说,而是另选了一个角度。他觉得很遗憾,遗憾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对他的文学性上,我个人觉得没有跟上去,就回避了。但是,另一个某省的评家对他这部作品的文学性强化了许多,而事实上,很多看了这部作品的人,对这样的评论,觉得溢美,粉饰的多了,水了,很不以为然,反为不美。后来,这位文友谈起,说我是对的。于是,他就向我坦诚地说了这一点。

曾经对陈应松说,想给他的一个中篇写评,但因为其中的一条副线,拿不准。而在我看来,恰恰是有意设伏的一条主线,我说了这一点。他回答的很干脆:是的。但是,我认为的难点是,那一条副线的真实内涵如何把握呢,却是一个考量。因而,也就一再拖拉,至今未曾动笔。一些东西,如果你拿不出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,还是不要蒙人为好,蒙人的结果就是坑人。无论是风声,雨声,还是雷声,都无用。

至于一肚子的狗屎,啥水平都没有,还要在那里吃着狗屁,把捏腔拿调,忸怩作态当

作者  | 2017-1-14 9:50:26 | 阅读(57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寻访农妇

2017-1-7 17:05:11 阅读45 评论2 72017/01 Jan7

这位农妇是我的一个结对帮扶对象。确切地说,是为她提供一些政策、项目、资金上的帮助和支持。这位农妇很愿意、或者习惯于大家称她为土豆专家,但她更高兴的是自称为土豆学说的创始人。

她是一个二货。当年她的第一任丈夫因为太穷,满足不了自己的成长欲望,阻扰了自己成为一个环球超级土豆学说的访问学者,就把自己的丈夫以莫须有的理由甩了。对这样的婚姻,一直讳莫如深,不敢直接的披露于众。于是,找了一个可以让自己做上梦的男人,原以为这样一来就可以交上阴阳八卦,可安其命。但不曾想,还是命运多乖,以至于五脏俱毁于五行,六腑皆绝于六淫,惶惶不可终日。

只要有人说幸福,她就不乐意。她认为别人的幸福不能自己说了算,别人的幸福得她说了算。只要她不幸福,所有的人都不可能幸福,即是幸福也不是真的。试想,一个人的活着都不幸福,即使是期待自己的丧礼极尽哀荣,也还是无济于事,因为幸福不属于它,幸福与它一辈子无缘。可以说,幸福是羡慕不来,也嫉妒不去的,它只存在于有福之人。正如托翁说的: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,不幸的各有各的不幸。

这农妇,最讨厌别人说自己是农妇。但是,她却最喜欢骂别人的就是“农妇”二字。在她的眼里,“农妇”代表了一个档次,一个阶层,一个身份,而且是最底下的。和自己的身份相比起来,当然是有天壤之别的。她的话比骂人还毒辣三分。

再说,她自己怎么可能与农妇划等号呢?

为了耍大牌,一转眼就把她的土豆大户,命名为土豆集团,她把自己的土豆宣传称之为土豆学说。还要著书立说,洋洋洒洒100万余字,挑战吉尼斯,其大纲包括:土豆经济的历史价值以及对地球人类的生存意

作者  | 2017-1-7 17:05:11 | 阅读(45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我的2016:福报

2016-12-31 11:31:12 阅读59 评论2 312016/12 Dec31

       一个人的福气是多种多样的,但是福报却是因果相因相应的。所谓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,比如,一个人真正意义上的好运好命,大多却是与自己一个人的作为相呼应的。相由心生,也是与之同源同流的。

      至于,有所谓种瓜得豆、种豆得瓜,有时是一种表象,比如做善事而结恶果,只是此一时。而从长远的时间看是彼一时,就是说因为恶果的产生,而使善得到了最后的福报。人心之短长,不在于一时,而在于一世,最后的福祉临门,就是铿锵有力的最好回答。

2016年,安好而舒畅,各种体检健康指数正常,为历年来最好。家庭和美,诸事如意。而个人略有小成:

1、为30集电视专题片、12集微电影做文字统筹;

2、发表一个中篇,为一个全国知名的70后新锐作家写评;

3、被遴选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自己的散文集、长篇小说;

4、获得一权威学术机构社科课题项目(年度)论文奖;

5、记三等功一次。

作者  | 2016-12-31 11:31:12 | 阅读(59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最高真相

2016-8-7 21:53:36 阅读71 评论0 72016/08 Aug7

          一切的真相越来越以毫无遮掩的方式打开,骨子里的下流无耻,正是经久年月的集结。试问,还有什么可以从这里看到那种烟幕下的荒冢,以一种牌坊式的碑铭所树立的、充满瘴气的自然标榜呢?

        那么,丛林法则理论+流氓心理学是否可以成为一种新发的云端神器?我看,未必!

寻访农妇,——一位自称土豆专家的农妇,也称马铃薯专家简称马学家所写的系列花木虫鸟的神马作文,据说是楔形文字,很有考古价值。从高深的铜钱学到浅俗的讼棍学,一直打到网底,摇身一变,又成了串烧学,真是惊若天人!

一场大戏演了两年,生旦净末丑,跑龙套的,罩场子的,吊膀子的,非常的适合于长镜头下。

作者  | 2016-8-7 21:53:36 | 阅读(7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戏园子

2016-5-2 16:36:01 阅读117 评论0 22016/05 May2

      听折子戏,不知其名。只有茶点和几片裙裾飞扬,恰是春尽春未尽之时。

作者  | 2016-5-2 16:36:01 | 阅读(11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三月灿烂

2016-3-20 11:18:06 阅读175 评论2 202016/03 Mar20

春三月,花色最轻最艳,开出了这个时令的繁荣气氛,——都打上了釉彩,如青花,如法琅,无疑充满了美。三月是美的。三月的美似乎以江南为胜,但而今已不在杨柳岸,壩土上,或在水月云天。可喜的是天上不见云彩的原因,不关阴霾,在于云彩都被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瓦诗化了,变成了国色天香,国色天香又都装进了古巷春风。

如果说江南是风度,那么北国便是气度了。但你要在三月里去寻找江南、北国,那一定是粘着与凝滞,并不脱爽的,好在唯有一点花色或青萌让人有了春的比兴。

去年再度行走了几个地方,便觉何处风物不飞花的意境,总让春挤入了笔下,游刃走笔,意象纷呈。令你即使没有了传神的勾勒,却满目晶莹,很有口水文章的淋漓。到了黑河,早已没了看山的三境界,没有了哲学的意味,只觉得洪荒,一派的无垠、广袤、高远。虽然不再是不毛之地,但总飘渺得象一块天际的丝绸之路。刻在心底的,还不如古人一路的驼铃,气韵悠然,可以让人有了些许的回响与深迈。所幸的是,比起陶渊明、王维、孟浩然的散怀来,一样的不需要渲染,却依然本真得子丑寅卯,鼠牛虎兔。

看样子三月的春,是到不了那里的,都在夜来野猫头老妇人的粗布花肚兜里。可是樱花的人潮与故宫的人流,应该是一样的,芸芸众生、江山社稷,就像两朵花,相继开放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庸常日子里。来这里的美白,都喜欢仰望星空,美其名曰是为了天空晴朗,阳光普照,有一朵太阳花盛开。

其实,它不需要时序,也依然会有序地盛开,气象容大,万世永恒,成为了每个日子,充满了自然的声息。

作者  | 2016-3-20 11:18:06 | 阅读(175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