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在华年(原创空间)

归于平静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4:尾声,《坊间红学》  

2014-12-31 13:55:33|  分类: 笔下闲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4:该来的都来过,该去的都去了。

      一清二白。

      如此,甚好!

 

补记: 《坊间红学》 

 正宗的“红学”,在近几年热过渐渐平静下来,那些真学在世人的眼里亦是精华,读来入味。而今,民间的红学在渐生渐长起来,但是到底不是那个味道。

 单说一人物贾母,何以不露自威而恩威并及于人?这一切因何而生,又何缘而起?这才是了解人物的关键。岂是可以以人情掩饰人物万象,又以个人的意气演义成篇的?看上去天花乱坠,十分炫彩,其实不过是穿凿附会,自圆其说。实则为一个感悟而已,玩了一个障眼法而已。

 说到底,还是一忽悠。我有一文友乃北大的历史系生(一个地道的东北人),其曾祖是满洲国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文状元。谈到赵本山,颇为不屑,就说赵是个什么玩意儿?也就一忽悠的主,忽悠了东北,但并不代表东北。一如那好掰理的,却又永远的掰不清,只能是以绕法,绕来绕去绕死人而已。

 那赵大叔还一味地没来由的说别人见不得自己的好,一个座谈会,就把自己吓的又是开会,又是表态,真真的好笑了。事实上,自己一点也不比别人好,甚至差的远,却还在那里自顾自的咬合自己。把自己抬上城阙,硬要说那是自家的闺阁遗址。以自己的别有用心去妄加揣度,机关算尽,还真把自己抬进去了大观园,充撑起个“副又"的裙钗人物来。这等宵小,恶毒如此,以毒蜘蛛之绝后的气焰,毫无点墨,却还在那里疠气十足地渲染自己。只要识破了这一招,那些破词儿,也就一文不值了。也就知道了大观园里的世道人心以及不可违不可知的宿命了。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