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在华年(原创空间)

归于平静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栀子花开  

2014-06-18 18:49:32|  分类: 草木万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市上的栀子花一元或二元钱十朵。大多是骨朵的或半开的,一条条的青边色还未褪尽,那些全部盛开的,真是香气四溢。

记得我家有三棵,正门前的一棵最大。这些都是母亲移栽或插种的。栀子花开放的时候,朵朵花开,一片白云。要说美白,当属栀子花。母亲种花总有些心得。每年春节前后(腊月时最佳)这个时令的当口,吃鱼肉的时候多,它们的血水或内杂也多。我们就会在距离树兜一尺多远的地方,分散开来挖开几个小坑,然后将这些埋下。母亲说喝了血水的花树,来年开的花最香,夏天开了秋天开,初冬也有可能接着开。我家的花树的确比别人家的好,不仅大而美白,而且花期长,本来一年一期的,我家却是二至三期,花瓣舒卷,浓郁芬芳。这几棵花树一人多高,下雪的时候冬青覆盖着雪,冷冻后结成冰叶一如碧玉,疑似花开。

母亲对栀子花十分喜爱,说花有花神,每到盛开的时候会出来,悄悄地来到你的帐幔前,给你献花呢。这样美妙的故事当然令人欢欣鼓舞。常令人花前月下踮起脚跟,盼着窗外有花仙子飘然而至。

更加拟人化的表现,就是给花儿挠痒痒。每年的惊蛰后,一场雷雨下来,谷雨后便是枝叶新展。在清明节前后,母亲拿着王麻子的剪刀,减去多余的枝桠,还有一些芽孢儿,说是保证花儿的成活率;修剪的时候会轻轻地摇一摇树身,用手指拨弄一下枝叶,说是挠痒痒。在母亲的眼里,心里,花如人,如神,得好好的养着,供着。

母亲也戴花,不过不是在头上,而是在旧式斜开的衣襟上,确切地说第三个纽绊子上。青蓝的衣裳有一朵花开,却也自有素锦年华。我笑笑,说还真好看。每到晚上,或者一清早,每个人的床头就会有两朵花。我有时顽皮,在燕子低回的杂草丛里,捉上一个酒吊子蜻蜓,就是个头大,尾巴长的那种,放在蚊帐里吃蚊子,或者玩耍。母亲就会说,虫子到了晚上就要啜露水,嗅花香,你放了吧。

有一年的端午节,几个朋友小聚。我特特地回了趟家,摘下了一小袋子的栀子花骨朵花儿,一进朋友家的门就喊:众位妙姐姐,我给你们献花来啦。已经盛年故去的荣儿飞起绣腿,说:你这花公子,自比贾二爷,扁她!一阵粉拳雨下,大家笑成一团,也把那些花儿一抢而空。当年我一袭白衣,一点红:柔姿纱的广袖衬衫,亚麻的裤子,檀红的高跟鞋。细细想来,已是昨夜星辰,尽管花开有时,而人已不再。

我家的栀子花树随着老主人的离去,也早已枯萎。清明节回去的时候,想到曾经的繁花盛开已如云烟散去,那些白色如哀愁,总有些伤怀。只有这些情景,总给我们留下一些尘世温念的味道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3)| 评论(6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