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在华年(原创空间)

归于平静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渐看文字已无凭  

2017-01-14 09:50:26|  分类: 笔下闲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去年,茅奖落槌后,遇到了刘川鄂,他谈到评奖过程中的一点花絮。他说,无论哪一位的作品,每一个提名的,都要说出“足以令人信服”的意见来,而且,对入围的作品,无论去留,也要说出“足以令人信服”的理由来。
        刘,是当时茅奖的评委之一。他的这句话,是每个评委的底气,也是底线。
       所幸的是,我的一位文友入围过了初评、中评,尽管最后一关落下,也还是值得一贺。记得当年他的一个长篇发表后(曾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首播),请我写了一个评,发在央网上,点击率不算低。我没有从技术的层面来说,而是另选了一个角度。他觉得很遗憾,遗憾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对他的文学性上,我个人觉得没有跟上去,就回避了。但是,另一个某省的评家对他这部作品的文学性强化了许多,而事实上,很多看了这部作品的人,对这样的评论,觉得溢美,粉饰的多了,水了,很不以为然,反为不美。后来,这位文友谈起,说我是对的。于是,他就向我坦诚地说了这一点。
        曾经对陈应松说,想给他的一个中篇写评,但因为其中的一条副线,拿不准。而在我看来,恰恰是有意设伏的一条主线,我说了这一点。他回答的很干脆:是的。但是,我认为的难点是,那一条副线的真实内涵如何把握呢,却是一个考量。因而,也就一再拖拉,至今未曾动笔。一些东西,如果你拿不出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,还是不要蒙人为好,蒙人的结果就是坑人。无论是风声,雨声,还是雷声,都无用。
        至于一肚子的狗屎,啥水平都没有,还要在那里吃着狗屁,把捏腔拿调,忸怩作态当做潇洒,还真不是一种姿态,要算也只能是丑态。越长的丑,越梅花一朵的麻坑自娱,如果随着岁月的递增,再加上老而不经之念,也就更是不长脸了,与绿林相同。 
       本想去看一位文友,结果她说做十字绣,一不小心,还莫名其妙的被野狗咬了。只好坐下来写点东西,算是周末做了件显得有文化的事情了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